陈宏:并购时代,最稀缺的是人才!

发布日期:2015-08-05 17:47文章来源:国际并购与投资研究所


陈宏先生

汉能投资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西安交通大学计算机科学学士,纽约州立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创立的Gric公司登陆纳斯达克,同期参与创立华源科技协会,任华源科学技术协会会长、亚美制造商协会(AAMA)主席、董事长。后回国创办汉能投资集团。

以下为陈宏先生在《中国上市公司年度并购报告》发布 暨金融改革新形势下的企业并购论坛上的精彩发言。论坛于2015年7月25日在中国人民大学成功召开,由人大国际并购与投资研究所主办,聚溪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协办。

大家下午好!刚才听几位讲学习了不少。并购有时候为了战略回报,有的为了财务回报,两个都做对了的不多,刚才张陶先生介绍的项目是个非常好的例子。我是转型做投资银行,我以前在美国做上市公司,1999年上市,做了一个华人科技协会,主要跟中国接轨,就选择了投资银行跟投资行业。汉能圈内人都知道,因为我们是B2B的,跟企业打交道。

我们感觉互联网行业,并购的确发展比较快,以前一年做几亿美金的交易额,在互联网领域就不错了,而我们去年一年做了25亿美金的交易,今年前半年就有50亿美金的交易,我们今年冲50亿到100亿美金的交易,一下把交易额推到中国领先,光在互联网领域,过去有一半的互联网交易在参与,包括赶集和58等等。做这种很大的交易,发展很快的时候,跟大家分享一些我最近看到的互联网的趋势,特别在并购方面的趋势,企业在想什么,什么样的企业在干什么,他为什么要做并购。为什么航天要做这样的并购,他是有目的的,战略为先,最后得到了财务的回报,另外加上资本的支持,中投资本的支持,所以我们很喜欢这样一个模式。但是,操作这个并购,也不是过去谁介绍一下就可以了。为什么我以前是做企业家,上市公司的CEO,做全球子公司,为什么今天转到这个,因为我特别喜欢投资银行这个行业的挑战。我们总有新的刚刚毕业的MBA加入进来,这个行业怎么描述?我认为这个行业非常有趣,我们也做投资,十几个公司在上市,也回报不错。为什么对投行特别感兴趣,因为特别有趣,它就像一个音乐会的指挥家。在交易进行的时候,所有人性都暴露无遗,所有的挑战,不管刚才讲到政府的挑战,各方面的挑战,同时整个财务方面的挑战,人和人之间的挑战,不同利益体之间的挑战在交易的过程中都暴露无遗。这个时候怎么样作为一个投资银行家,特别是并购,能在这之中,像音乐会的指挥家一样导出一个满意的结果,是非常有趣的。

以前我们代表搜狗王小川,跟当时的百度、360等等之间的博弈,那个绝对是一个大片,但是它不能播,因为是企业之间内部各种各样的博弈,这就是我们在做的事。所以现在缺什么?现在实际上投资银行最缺的是人才,真不是案子。案子特别多,为什么我们看到缺人才,因为指挥得好就很漂亮,指挥不好,观众就离席了,如果没有技巧和技能,把一个能做成的事情做没了,人家作为一个企业付钱请你作为投资银行家去做一个并购,这个意义就失去了。所以,我们看到现在有这样一个专门的人民大学国际并购与投资研究所,不但研究案例,还培养人才。我们这样的公司喜欢大把大把优秀的人才加盟。

我们公司刚刚成立的时候,2003年,我们把自己定位成做一个中国领先的跨境投资银行跟私募股权基金。那个时候的跨境并购的确不是特别大。当时中国的案子更小,当时中国的企业都非常小,我们看到最近的趋势,现在一个季度中国大概1600个并购发生,是十多年前的10多倍,不但数量增加,规模增加,比如赶集,两个企业加在一起超过一百亿。现在随便一个案子就是10亿美金以上。

其实做投资,并购基金,我们特别喜欢找一些案子,他们去并购的时候我们也参与一点,所以我们最近做的一个案子,我们在投资银行的服务之中,他们投,我们也投一亿美金,因为我了解有专业的公司在那个地方,大家可以一起成长,实际上资本跟整个投资银行接触非常紧。

为什么我们感觉现在是并购的时代呢?有几个维度。第一个维度,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以前都是大的国企多一点,现在民企在并购方面是比较猛的,举个例子。像华谊兄弟,蓝色光标,这些企业刚刚上市的时候,营业额就几亿人民币,就几千万净利润,短短几年之中,他们为什么营业额达到一百亿人民币呢?就是并购凑起来的。所以,一个大的趋势就是随着中国的创业板和高科技新兴板,互联网、“一路一带”的崛起,高科技的企业形成了巨大的市盈率,资本就认它,它可以用这个价钱进行增发。这个时候很多新的机会在产生。

我们投的中文在线,股票涨到250亿人民币,前段时间跌了,现在又回去了,又一百多亿了,每天涨停板,是中国比较领先的数字出版。我跟CEO讲,我们为什么不在这个平台上用并购的方式把自己的企业打造成一个绝对的行业老大,把自己夯实。蓝色光标的CEO说,这次股票的涨跌对他影响不是特别大,因为他的营业额已经很大,其实也跌不到哪儿去,涨不到哪儿去。所以,中国资本市场的崛起,导致了很多大的互联网公司产生。

当时,马云、李彦宏、马化腾在一起,问他们竞争得怎么样,当时他们说,我们各做各的生意,没有竞争。而今天的BAT之争,看到的就是很有趣的现象。刚才讲的搜狗的故事,其实就是BAT之争,再加上360这时候抢一个资产,这个资产的价值是非常高的。在这个时候,一个企业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做呢?我肯定要想几个方向。

第一、怎么打?一个人打,还是打群架。腾讯选择了打群架,马化腾到北京参加“两会”,当时刚刚实现了“四菜一汤”,连吃几天受不了了,到我们那儿,我说咱们一起吃个饭,他当时投国外的一个Groupon,是腾讯主导投的,但是今天它参股京东,参股大众点评,他为什么这么做?它是一个航空母舰,有很多舰跟他一起跑。所以大家的打法变了,这个打法的变,从投资上有几个优势。第一、案子多了,以前主业可能不愿意收购。第二、投资,以前VC和PE投资量最大,现在VC和PE真投不过BAT。VC界有一个笑话,一个创业者找VC,VC说,BAT都做了,你做这个还有希望吗?创业者反过来问,BAT都做VC了?你们还有希望吗?就是咱们都一样,都有机会。这对创业者是好事。BAT的介入,也导致市场产生很多大的变化,赶集、58等,很多这样的企业。为什么老大老二合并呢?整个互联网领域,基本上老大、老二在云里雾里打架,把老三打没了,所以大家绝对不要去当老三,在互联网行业绝对不要当“小三”,当“小三”就没了,你看看滴滴和快的,其实当时最好的公司在行业里面不是滴滴和快的,是红杉投的一家企业,在打车里面是最领先的。但是刚好那两家拿到战略投资,两个神仙打架,把别人全打没了,这两家最后还合并了,别人玩什么?这就是互联网,赢者通吃,互联网里面,不管做O2O,还是做什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就会产生并购,又是很多机会。所以,市值也增加了,以前是小企业,现在京东都可以做几亿美金,十几亿美金的并购,什么都吃得下。这个行业朝气蓬勃。

另外,跨境的并购,随着整个中国资产越来越多。昨天我跟特别大的一个国有公司,几千亿的国有公司,因为我们有一个大项目在合作,包括中投肯定也是这样,他们实际上已经开始看国外的投资和并购,因为国内的资产价格偏高,当我们自己的企业做并购的时候,代表团去买的时候,发现国内的确比较贵。同样的公司在国外,就比较便宜。然后,刚才张总讲的,怎么样出去让人家接受你,我们也碰到一个案子,60亿美金并购的一个国际跨境的案子,我们现在钱已经搞定了,就是需要人家接受我们,这个也是对国家整体的经济发展很有帮助的。中国发展缺的不是资金,60亿美金,银行一贷款,自己掏出来的不是特别多,国内随便做个什么事情,一投房地产几百亿,咱们国内的钱还是非常多,我觉得这是一个趋势。

还有一个趋势,并购里面的机会,大型的企业分拆,因为现在其实有一些好的企业,比如小米雷军,一个起来很快的小的手机公司,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可以是联想的三四倍,但是真正的走进联想,我对联想比较了解,我们经常跟元庆沟通,里头有很多优秀的产品,其实很多民营企业,或者BAT都会有这样的现象存在。团队留又留不下来,在整个大企业里面就只是一个小的部门,单独拿出来就可以成为一个价值很高的企业,这时候资本和并购就会参与进来。

其实在我们这个行业特别幸福,我跟大投行的人最近沟通比较多,发现他们很多其实都没什么事可干。因为IPO基本上停了,可是我们这样的公司,人员不够用,招人,大家拼命加班,拼命干活,中国的资本市场在崛起。另外,作为一个中国的企业,如果在美国,或者前几年,你如果不是BAT,做了一个东西,人家都不知道你是搞什么的。而中国的股民总会买你的股票,像乐视,因为有很多散户是他的用户,就会买他的股票,所以解VIE也是一个特别大的趋势。咱们这个进程还是比较快。

所以,在这个环境之下,我们在这个行业里面看到,其实这个行业还是极其缺少人才,真正要打下去,其实中国的并购比国外的并购还要复杂,你知道人民币还分种类吗?美元换进来的人民币,通过自贸区换进来的人民币,纯人民币,但是是外国护照的GP管理的人民币,有国资的人民币,民企的人民币,很多性质不一样。有钱不一定能投得进去,各种各样的限制,在这个行业,如果能找到好的投资银行和并购的人才,你别把人家带到死胡同里去,这个时候我觉得也是在座各位的机会,不管是投资机会,还是各样的机会。

中国企业家们其实越来越体现非常非常好的形象。像复星这个例子。我们几家人在韩国度假的时候,广昌一个劲的打电话,我说你忙什么,他说忙一个大案子,最后宣布跟意大利人抢ClubMed,抢成功了。他国际化了,投了那么多家国际化公司。另外,外国公司对中国公司越来越接受了,2003年只要一提中国公司就说我们老土,2003年我们有十个人的代表团,我们几家人以为是玩去了,最后变成玩的同时也见各种各样的人,当时去的几家营业额加起来超过以色列GDP的一半,后来这些人在以色列都投资了。以色列的文化跟中国比较接近,他们说实际上我们这边没市场,市场都在中国,但我们不知道怎么进中国。如果你们能变成我们的战略合作伙伴,能把我们收了,我们是愿意的,因为把我们带到全球化。当时后来宁高宁、杨元庆等回来,在媒体上还宣传了一下以色列跟中国的合作机会。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接轨,除了以色列还有别的国家,比如新加坡,有一些中国企业现在开始在新加坡收购公司,作为去东南亚的一个渠道,因为我们的产品不能只在中国卖,要走向全球。咱们到国外要犯更多的错,TCL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十多年前,TCL在美国四万员工,当时觉得我买一个企业,这是你的营业额,这是你的亏损,非常简单。我们不了解外国,如果早早跟人家聊一聊,知道法国不是随便能裁人的,意大利不能裁人,裁个人,告你三年。有些民营企业家在国外并购,连这个都不知道,所以血本无归。宏基已经犯过这个错,在国外买手机的时候,人家公司免费给你,还给你三亿美金的现金,结果宏基还是亏了,三亿美金消耗完了,还是没有办法解决这个裁员问题。

我以前做上市公司董事长和CEO,我们全球14家分公司,那时候全球飞,发现伦敦办公室跟法国办公室的人讲话不一样,两个还吵架了。英国同事喝了酒,说你们法国人在二战的时候,德国人一来,马上缴枪投降,文化都不一样。我们作为中国人,英语又不通,会遇到更大的问题。所以,我觉得联想还算比较成功的一个并购,联想这个公司培养出很多国际化的人才,他们的经验其实我们是可以借鉴的。所以,中国也有走出去成功的企业,我讲的不是你买一个公司资产,联想买的是人,买人是最难的,在国内买人都很难。
一个并购里面出的问题太多了,我自己也买过公司,卖过公司,公司上市,后来跟人家合并,都做过。其实这里边的因素特别多,但是我觉得从我们的角度来讲,刚才张总您说的是对的,先少数入股参与,让人家没有戒心,然后慢慢增持。新加坡电讯是全球最有名,最成功的案例,那么小的国家,把新加坡电讯做那么大,他也投很多公司,都是进去先少数参股,然后去学习,学习完了,逐渐跟人家搞好关系,在一个公司的发展之中,总会有股东会退出,很多企业进去的时候签优先购买权。其实中国企业走向世界,我还是不担心。但是,我觉得中国企业如果要做强做大,特别是做产品,服务是当地的,产品肯定是全球的。如果不在全球市场上得到一个市场,你的成本,在一个国家进行消耗,成本就比较高,可能拼毛利就拼不过人家。联想如果不走向全世界,今天也没有这个联想。
这就是我们感觉到的机会,我们的经济变成第二大实体,我们在世界上逐渐得到人家的尊敬,我们也会变成全球市场上非常重要的生力军,这时候就需要投行的人才,需要投资的人才,希望大家一起能够共赢,谢谢各位!

  • 聚溪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326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