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陶:国企海外并购,专业、敬业、国家支持,一个都不能少

发布日期:2015-08-04 17:26文章来源:国际并购与投资研究所


张陶先生

航天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总经理。

哈尔滨工业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博士,研究员。19838月参加工作,先后担任航天部五院502所工程师、副处长,中国航天工业总公司计划局经济合作处副处长、处长,香港航科集团规划开发部总经理、公司执行董事、副总裁,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经营投资部副部长等职务,200712月担任航天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总经理。

以下为张陶先生在《中国上市公司年度并购报告》发布 暨金融改革新形势下的企业并购论坛上的精彩发言。论坛于2015年7月25日在中国人民大学成功召开,由人大国际并购与投资研究所主办,聚溪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协办。

各位专家,各位同行,非常荣幸,今天有机会和大家分享一个我们做国际并购与投资的案例。首先,我特别感谢人民大学国际并购投资研究所,感谢余所长邀请我给大家汇报这个项目。

我汇报的项目,就是欧洲卫星通信公司,也是一家央企和中投合作收购欧洲卫星通信公司。这是世界上前三大卫星通信公司,也是世界上经营最好的一家卫星通信公司。

这个并购在2011年,2011年欧债危机愈演愈烈。我们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大家知道,做战略导弹,战术导弹,卫星、火箭、嫦娥等。大家也看到股市上的航天板块,包括中国卫星动力等,就是这个中国航天。中国航天在欧洲代表处当时来了一个信息,说欧洲卫星通信这个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是西班牙最大的基建公司,西班牙所有的高速公路都是他的,他当时买了欧洲卫星通信31.4%的股权,是第一大股东。因为他当时持有西班牙基础设施银行的股份,欧洲当时巴塞尔协议,银行需要补充资本金,被迫卖出这个股份,来挽救他的银行和最主业的基础设施部分。

得到这个信息之后,我们集团高度重视。我在航天投资工作,航天投资有点像波音的波音金融,GE的GE金融,叫“金融在先、产业在后”非常有道理。我们去做,相对来说中性一点,然后我们开始研究。欧洲卫星通信是业内领先的企业,是全球覆盖的。大家知道卫星通信在赤道上需要三颗卫星才是全球通信,而我们在欧洲大陆、北美大陆,没有任何一颗我们自己运营的卫星,只能在亚太实现覆盖。

为什么“一路一带”需要空间信息走廊,卫星导航,手机都在用,是确定你的位置,卫星遥感是确定你位置的信息,卫星通信是把位置的信息能够传输出来。实际上我们现在,别看我们战略导弹飞起来,我们离开了亚太区,全是盲区,我们的导航只实现亚太区覆盖,我们的通信也仅仅在亚太区,我一讲,大家就知道它的战略价值。无论将来的船只,还是舰船,还是导弹,还是包括民营的出去,出了亚太区,没有别人的帮助,你根本就不行。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打伊拉克的时候,美国的GPS系统全都关闭,我们都不能用。再到2020年我们也是全球的导航了,所以通信的价值非常重要。

卫星通信全球一般一度一个轨位,卫星通信360度一个圆,大致360个轨位,海洋上基本价值不大。在欧洲大陆,北美大陆和亚太区的位置,有点像在北京的长安街和二环以内的位置,它的战略价值就极其重要。

总结两点:第一、在那个区域没有我们的通信卫星,是盲区。第二、那是好的房地产位置。所以,战略价值和经济价值都是非常重要的。我们航天投资就与世界上一个著名的投行接触了,并且很快签了保密协议,就开始谈判。

战略意义,我补充的第一点讲了,第二、政府马上组织讨论。当时我们想买33%的股份,主管领导说即使拿一部分股份也是成功,最后证明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思路。这个标的是全球前三大,盈利能力全球最好。确实像这样的高技术领域,世界上最先进的通信卫星,中国原来也没有。

确实,我们当时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一个标的。目标公司总部在巴黎,实际上是法国控制的一家公司,它是一个上市公司,当时市值66亿,利润9.57亿欧元,经营质量非常好。交易前的股市结构,A公司占31.36%,法国的公司占25.62%,还有包括俄罗斯等等,占5.01%。当时法国政府对我们不太欢迎,那个时候即使不欢迎,我们觉得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值得尝试。实际上它的财务状况一直都非常好,你在一个好地方的房子和你在一个好地方的卫星是一样。欧洲人都特别喜欢用,他们的电视节目,很多通信都用。中国几乎央视,包括上星频道,都是通过卫星通信做的,现在没有卫星,导航关了,晚上电视节目也看不到各个卫视台了。在欧洲也是一样。我们当时做了认真的分析,我们航天投资自己先分析,后来和中投联合分析。

讲讲当时怎么做的?当时给国家汇报完了,先是通过电话会议给目标公司的总裁,他一听中国,有点担忧,我们告诉他,我们说美国,因为欧洲卫星通信在美国设了分公司,它当时有三件事,政治因素。第一、欧盟反垄断。第二、美国对外投资委员会的批示。第三、美国MTCR(导弹及其技术控制制度)。这个基本上是美国主导,因为它在美国设了一个子公司,美国MTCR就是看这个通信公司的技术跟导弹有没有关系,后来我们分析了,没和导弹有联系,因为MTCR是300公里以上的,只要和导弹有关系,美国绝对不会同意,特别是对中国。但是,美国对外投资委员会的认可非常重要。一开始它的董事长就不太同意,我们说没问题。后来我们四五个人,去了西班牙马德里,他们很客气,在见老总之前,有意让我们看了马德里的主场,看到C罗换衣服的地方,主要还是想让我们放松,好谈。

但是到下午,就真刀实枪了。我们谈了四个多小时,主要谈交易结构、交易价格。他说你们买我们百分之三十多不可能,我们就说可能的。当时我觉得跟它谈的过程中,最核心的,我觉得我们得谦虚一点。另外,我就讲,我们去还是以中投的名义去,就是进一步说明刚才王世渝先生谈到的金融在先,我非常同意。我当时扮演的身份,是中投的一个顾问,因为之前我们中国航天刚给他发了一个卫星,发了欧卫通的卫星,说中国人给发卫星了,你也能看得上这家公司,我们也看得上,像你培养了一个好的女儿,我们都喜欢。首先就得让她好。第二、我们很谦虚,到欧洲,发现这个民族无比的高傲,所以要很谦虚。再加上中投公司也是很专业的,我们也找了巴克莱做财务顾问,每谈半小时,休会10分钟,对方商量,至少那次他答应愿意跟我们一起做,我们也商定出了一个基本意向价格,至少当时说给你争取33%不太可能,争取百分之十几的股份还是有可能的,我们觉得这也很有价值。

接着到了法国,光听还不行,看看公司怎么样,我们见了法国当时的董事长,他本身跟航天的关系比较好,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告诉他我们是航天,又听了听他未来的发展。汇报完了,一定要到第一线,一定要见能决策的关键人物,而且得展现出我们的谦虚、能力和水平。坦率的说,我从毕业就在航天,我就搞卫星,我们也有运营卫星,让对方感觉到我们真不是为了控制,是为了来合作,这样一谈,效果就非常好。

谈完可行性论证之后,他跟我们谈,也跟别人谈,他卖了一部分股份给三家投资机构,其中一家摩根史丹利,还有法国一家投资机构,还有俄罗斯一家投资机构,他就先卖给他们了,这个时候我们就很生气,在这里就能看出中国人做并购的难。在内部,我们和中投联合做,中投也走内部流程,我们也在走内部流程。中间它卖了之后,我们是2012年3月份做的,当时已经到了10月底。刚才我讲过三关,第一、反垄断,第二、萨科齐在阻挠,当时的大使是孔大使,发改委找了外交部帮咱们做工作,西班牙总体是支持的。我们签了意向书,这个时候时来运转了,奥郎德当选了。然后我们开始做工作,欧洲基本上过去了。到美国,卡我们,当时奥巴马到了韩国出席一个会议,5月份跟王岐山副总理,有一个中美战略谈判,当时跟美国人说,这个标的就在你们这里,我们买欧洲卫星通信有什么不对?后来,终于在高层的协调下做成了,我们买了这家公司7%的股份。西班牙不愿意给你更多的股权,我们是国际并购开始,最后实现了国际投资。

现在我们是它的第二大股东,因为它卖的比较分散,法国基金是最大股东。后来西班牙陆陆续续又把一些股份卖给了韩国,后来中国航天进一步跟他有卫星合作,大家知道中国航天在后面。投完之后结果也加深了,刚才讲技术领域的合作,因为现在像我们中国航空,中国卫通、亚太卫星,中国卫通是中国航天的子公司,所有中国的卫星运营基本上都在中国航天,给它在卫星运营商建立了合作关系。至少我们到欧洲通信的一些东西就可以了。欧卫通在欧洲上空,非洲,包括拉美,当然国际卫生组织,美国主导,英特尔全球五覆盖,至少我们跟它联合之后,基本上在民用的一些方面,必要的时候实现了无覆盖,没有全球覆盖,没有盲区。

后来的事实证明,我们投的效果不错,欧洲不景气,但公司后来实际上三年收益超过6000万美金,三年分红,两年分40.25%,累计分红收益率15%,股价最高35,欧洲股市不好,咱们25块进的,整个年化收益率12%左右。所以,中投对这个标的非常认可。

几点分享:第一、确确实实国家是我们最坚强的后盾,没有国力的强盛,没有国家,我们每个人,每个企业出去做事情不可能行。不论是国有还是民营。而且在关键时刻,我们国家的这些机构真的是在帮我们。所以,我们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能够充分依靠政府,我们的国家,都非常重要。

第二、我们中国航天和中投公司合作的这样一个模式,产融结合,实践证明非常有效,也是我们第一次做这样的尝试,我本人能参与其中,也觉得很荣幸,很难得。光航天自己不太现实,光中投也不可能,中投连轨位都整不明白,但是中投非常好,在金融领域,程序很好,对航天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机会。我们之前和EC,和欧洲卫星通信合作一直很好,他能选择中国航天给他发,一个是我们很好的实力,还有中国航天和他们的关系。

第三、在这个敏感的行业,就是要有勇气和担当,如果我们一开始不去冲,那也没有可能去投。真是数次谈判,中间的过程,都是失败,所以必须坚持。

另外,中国人出去,不能因为我们有了资本就怎么样,我们一定要谦虚,在世界上,越谦虚,得到的越多,比如到西班牙,了解一点西班牙,比如到法国,你要说你读过《巴黎圣母院》,了解它的文化,就容易把关系弄好。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对小说不太懂,我确确实实看了西班牙的一些小说,当然还用英文看,在饭桌上讲一两次,那个成效,为你成功能奠定非常好的基础。国企也不容易,希望航天投资能与大家一起合作。国际投资并购现在是最好的机会,我们拿枪和炮实现不了的东西,资本往往能达到,需要我们的政府支持,我们的勇气和担当,我们的专业能力,但千万不要忘了,我们谦虚的态度,再学点文化,效果更好,谢谢大家!

  • 聚溪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京ICP备150326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