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渝:“全球并购,中国整合”任重道远

发布日期:2015-08-04 17:21文章来源: 国际并购与投资研究所


王世渝先生

富国富民资本集团董事长。

资深投资银行家,拥有23年资本市场从业经验。中国资本市场第一代参与者,曾任万通集团投资银行部总经理,德隆集团金融混业平台金融产品总部总经理,万盟投资者管理有限公司创建人之一、董事总经理,海南顺丰集团董事,中国工商联光彩49集团主要筹建人之一。

以下为王世渝先生在《中国上市公司年度并购报告》发布 暨金融改革新形势下的企业并购论坛上的精彩发言。论坛于2015年7月25日在中国人民大学成功召开,由人大国际并购与投资研究所主办,聚溪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协办。

各位新老朋友,各位女士、先生,大家下午好!非常感谢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并购与投资研究所做这么一个会议,跟大家分享海外并购的一些心得。应该是在两年前的时候,那次会可能就已经做了安排了,也是确定要来的,结果临时因为一个紧急的并购的会,所以没有来成,在这里也向朝辉表示歉意。

今天在座的老朋友也好,朝辉也好,我们在2011年的时候,我提出来“全球并购、中国整合”的理念,当时我们一起坐在办公室,在会议室里面研究,当时想设一个海外全球的并购基金,是我来主导,我们一起做这么一个方案,当时第一次提出几个概念。第一、全球并购,中国整合。第二、刚才刘运宏先生也是讲到,回顾过去全球五次并购浪潮,我当时提出中国将主导全球第六次并购浪潮。第三、提出中国主导全球第六次并购浪潮的时候,将会以中国为圆心,全球为半径。所以,从2011年到现在四年时间过去了,在这四年里头,我们重点在包括日本、韩国、欧洲、北美,大概整体上接触、考察、洽谈了几百个项目,应该有这么一个规模。也实现了一些并购交易,有些项目可以讲,有些项目不好讲,比如斯太尔,还有今年把它装到上市公司里面的全球镁合金压缩行业的冠军,就是加拿大那个公司,这都是我们这些年的业务。
四年多走过来,有很多体会,很多感受,有很多教训。回顾起来,当年提出“全球并购、中国整合”这个概念,今天在市场上得到越来越多的响应,我们也看到,每一年中国企业走出去,中国资本走出去的并购浪潮一浪一浪在提升。不管从数量,从行业,从交易的单数,交易的金额,然后并购主体,每年都在发展,都在进步。刚才这个报告里头也有一些展示。当时还提出一个概念叫“千年商机”,为什么叫千年一遇的历史商机,有很多历史回顾,今天时间不够,不讲这些了。

这轮全球并购到底跟历史上的,包括今天中国在国内的并购,或者历史上的这些并购有什么不一样?我们不是做教学的,我们平时每天都在市场里头,更多从大量的案例,大量的谈判,大量的项目里头总结它的一些共同规律,发现有几个特点:

第一、关于全球并购的所有知识体系完全不一样。美国的历史性的五次并购浪潮也好,还是发生在中国今天的最近两三年出现的井喷式的并购也好。当中国企业,或者中国资本走向全球,尤其是到发达国家,到日本、韩国、欧洲、北美这些发达国家从事并购的时候,它所有的知识体系,跟历史上的哈佛教科书,沃顿教科书,或者人大教科书,或者北大教科书,完全不一样,这是知识体系的颠覆。过去我们没有这种实践,所以很难提出中国走出去,或者我们叫第六次并购浪潮的知识体系到底是什么?没有,是一个空白,全世界都是一个空白。所以,如果当我们用历史的,或者过去的,经典的,甚至我们不一定说是成就了,就是那些固有的知识体系来看待中国现在第六次全球并购浪潮,如果用这个经验来套,我们会犯很多很多错误,我们每天能够看到我们不断在犯错误。所以,这是第一个特点。

第二、当这些问题出现的时候,我们一方面面对全球第二次工业文明逐渐的终结,走到尽头,走到世界往第三次工业革命在发展这么一个历史转折关头,一方面我们又没有彻底的完成第二次工业革命的过程,同时另外一只脚跨过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时候,中国所谓的产业转型,经济结构调整,到底方法是什么?我觉得我们是可以利用全球并购,买来一个工业文明的,但是现在我们没有这套体系,没有这个机制,也缺乏很多的主体。


刚才郭院长讲的时候,讲企业并购。首先并购是一个金融领域的概念,企业并购是用金融手段,用资本市场的手段来扩展和发展,但是一定不要忽略了,忽视了并购跟企业并购这样一个关系。而我们认清了,就是中国这次全球并购的浪潮,它不应该更多是企业去并购,很简单的一个商业逻辑,就是中国我们在第二次工业革命这个环节只成长了30多年。我们作为仅仅是30多年成长起来的工业体系,并购西方,并购北美地区几百年工业文明非常丰厚的积淀的体系,在商业逻辑上是有很多问题的。像刚才我们开会之前,跟张陶先生讨论的,我们中国在航空航天,军工高端制造领域,过去毛泽东广积粮,为人民,做大量的人才储备,勒紧裤腰带,也要把原子弹造出来,在这分析我们的科学很强的。过去也有很多军转民,长安汽车,做枪炮的转过来做成中国前三名的汽车制造企业,这里面有很多成功的转型经验。但是从现代化市场经济的体系上我们比人家落后很多,所以我们企业走出去并购,商业逻辑上会有很多障碍,作为一个落后的公司,就是有钱,是不是买过来就可以成功?这个上面有很多问题。所以,我们总结出很多很系统,很科学的模式。

所以,我们认为中国这轮走出去,而不应该主要以企业走出去,更应该是资本